剑胆琴心二十载 宁静求索写春秋――记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钟惟德 -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剑胆琴心二十载 宁静求索写春秋――记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钟惟德

发布时间: 2013-07-22 08:11:18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兼职日赚300   浏览次数: 次 

 

 

人物简介:

    钟惟德,出身医学世家。现为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我国新一代泌尿外科专家。2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泌尿外科领域的临床与科研工作。

    广州医学院泌尿外科教授、博士生导师,伯明翰大学高级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研究员。

    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曾获广州市十佳青年、中华医学奖。

 

“或许您对我没什么印象,但您给我的印象就是我们老百姓心中的好医生、好大夫!”汕尾市陆河县市民罗帝顺如是说。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的病房,打听打听钟惟德医生,“服务水平高、态度好”、“就诊花费低、疗效快”的赞誉就跃然纸上。

1992年,年轻的钟惟德正式从一个医学生,成了一位医生。始终不忘仁心的他,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病房,一干就是二十年。

 

默默资助苦儿12

“没有钟医生,我早就死了!”今年已经21岁的清远市佛冈县石角镇村民王轮(化名)如是说。

相信很多广州市民,还记得曾经的流浪苦儿小轮的故事。由于患有先天性尿失禁、脊椎裂,十年前,早就没了妈妈的小轮,被狠心的父亲虐打后抛弃,小小的他,拖着病躯,一路走了七天七夜,从佛冈流浪到广州。

当年,小轮的不幸,经媒体报道后,让很多广州市民心痛不已。而钟惟德医生所在的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接收了这个特殊的病人,义务为他手术、呼吁社会捐款。在医院泌尿科医护人员精心照料和社会的救助下,小轮捡回了一条命。

然而,由于膀胱畸形,手术无法改变伦先的尿失禁,至今仍然要靠每月换尿管维持生命。周身的异味,让他人见人厌。但有一个人,廖伦先每个月不管大风大雨,都准时去见。他就是市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钟惟德。

12年来,钟医生从不嫌弃,既是小轮的外科医生,又兼做心理医生,始终鼓励着这个年轻的生命,每月定时为其更换诊治。这一切,只有医生办公室墙上“剑胆琴心”的牌匾,默默见证。

 

十筐青豆需要多少汗水?

1998年,第一次到农村出诊的经历,让钟惟德始终铭记。

那是在花都的炭步镇,村里人听说来了大城市的专家,纷纷跑来找钟惟德看病。张大爷前列腺增生严重,年轻的钟惟德开了几种比较常用的药,吃一周,大概60元。看着药方,张大爷不吭声,站在那里不去拿药。

“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嘛?”“是不是不信任我的医术?”钟惟德一再追问,张大爷说,“我是种菜的农民,一大筐青豆才卖6块钱,这个药方可就是十筐青豆啊!”

这一席话让青年医生钟惟德脸刷的红了。十筐青豆会是多大的一堆?不说栽种,不说等待,单单是挑这十筐青豆卖出去,60块钱,需要多少汗水?

钟惟德心里一动,大量像张大爷这样的农村患者,可怎么办呐!能不能研究一下药物经济学,能不能找到既能够解决问题,而且价格又比较低的治疗方法呢?

说干就干。从那时起,钟惟德开始了长达8年的药物疗效和性价比研究。为病人“减负”,成了他研究的动力和方向。

 

骑摩托车义诊 十年跑遍穷困山村

第一次出诊的经历,让钟惟德深刻感受到农村的缺医少药。此后每到周末,他都会骑上摩托车,颠簸几十里山路,赶到花都、白云区的偏僻山村,免费为老百姓看病、做手术。这一跑,就是十年。

白云区竹料镇的冯乃田感激地说:“我们一家三口都是钟医生给看好的!”原来,冯婆婆的大嫂,脑中风导致偏瘫,却没钱住院。钟惟德因地制宜,指导其进行以功能锻炼为主的康复治疗,只花了几千元,病人就可以下地干活了。

85岁的五保户冯五婆,胃痛多年,没钱医治,曾尝试喝农药自杀。得知情况后,钟惟德免费为她治病,直到康复。老人们每个周末都会准时在村口,等着他们的钟医生到来。

十年间,钟惟德几乎跑遍广州周边所有的穷困山村,经他手治疗的病人近万人次。村民写感谢信给他:

风衣无阻,义务诊疗。赠医送药,待患如亲。

 

穷人的医生 快乐的医生

成功了!成功了!

2006年,在一台台手术、一次次义诊的间歇,钟惟德带领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的几名医疗骨干,成功研制出了“前列腺癌基因诊断芯片”。

从此,前列腺癌的患者,治疗费用从原来的数千元,降低到200元。前列腺增生、前列腺炎等疾病的治疗费用,更是降到了每周只要5块钱。此外,这项技术还彻底改变了前列腺癌从前85%的病人发现时已是中晚期、无法根治而且会产生巨大化疗医药费的状况。

通过“诊断芯片”,搜索发病信号,可以做到早诊断早治疗,不仅可挽救患者生命,也避免了患者因无法承受后期巨额治疗费用而放弃治疗的悲剧。“高科技要回报社会”,钟惟德做到了。

面对赞誉,钟惟德淡淡的说,我只是追求宁静地快乐。他在工作日记里写道:助人为乐一介不取的快乐,信实可靠以服务态度为目的的快乐,尽责任吃苦耐劳的快乐,这些“快乐”能保持住人内心的快乐。无愧我心,则恩同再造。

 

实验室里孵化出重大医学成果

“基因诊断芯片”让钟惟德收获了每一个医疗科技研究者的梦想奖项、中国医学界的最高奖项之一“中华医学科技奖”。这当然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大事,但钟惟德明白,这里不是终点。

去年,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和英国伯明翰大学合作,研究中国东南部地区前列腺癌与膀胱癌发病因素的调查。钟惟德作为这个项目的中方负责人,与英方据理力争,“不少国外的研究机构到中国都是想用很少的钱拿走资源,但是我告诉他们NO,我们宁可自己筹钱进行这项研究,也不会让样本资料外流。”

就这样,项目组利用一切休息时间,半年时间,完成了600份前列腺癌、膀胱癌患者的样本采集,大大超过原来预计的150份样本的采集计划。看到这一切,英方主动让步,中方著作权和知识产权,过去的含糊其辞,现在明确写入协议中。这才是让钟教授最得意的一个成就。

这个研究,意味着首次在国际银行建立了中国人前列腺癌的基因图谱,为咱们中国本土的前列腺癌建立了研究的依据,意味着在中国发病率很高的前列腺癌、膀胱癌,或可通过生活习惯因素及基因分析,找到预防及其治疗的途径。

钟惟德感慨的说,很多重大的研究成果,都是在市一医院外科大楼9楼这间由病房改成的实验室里孵化出来的。然而,重视学科建设、建立泌尿科实验室,支持不产出的科技研究,并不是每家医院都做的到。“这种胸怀,于我也是一种激励。”

 

学者型医生 “帮病人一搏”

除了医者,钟惟德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那就是为师。作为广州医学院和南方医科大学的博士生导师、省泌尿外科重点实验室组长,他是个典型的学者型医生。

在学生江福能的眼里,钟老师就像一个骑士,带领他们在医学的疆场披荆斩棘,跨越丛林。“去年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我们中了3个!钟老师非常敏锐!”江福能骄傲的说。

即将成为一个泌尿科医生的毕业生梁宇翔,最感慨钟教授对待病人的态度。“清明节我们都回家了,钟老师每天都来查房,他怕病号觉得没人管,心里难受。”

梁宇翔说,在钟老师眼里,病人不是上帝,上帝是不会生病的,但病人和医生又是同一战线的战友,“要帮病人一搏”!特别对于难治、并发症多的病人,钟教授总是说,不能单从风险考虑,不能单从收益考虑,也不是谁的技术好,但只有医生为了病人的利益,担负起自己行医的责任时,才能体现出社会的责任、体现出其所在医院的责任。

钟惟德很喜欢实验室里“剑胆琴心”这块匾额。在他眼里,医生要用剑胆去承担责任、承担风险。同时也要有琴心,悉心了解病人的详细情况,将病情了解透彻,建立信任,对症下药。他在日记中写道:

“作为当今社会的医生,在我们每个人的学术、医疗生涯中,经历不计其数的艰难困苦,如果你有坚强的意志有克服困难的耐心,只要你经过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就能获得更大的战绩。即使没有成功,你也问心无愧,因为你的确付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