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停,总能到达”――记援藏医生肖学军 -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只要不停,总能到达”――记援藏医生肖学军

发布时间: 2013-07-22 08:11:1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兼职日赚300   浏览次数: 次 

327,广东省第二十八批援藏医疗队从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出发。医疗队队长、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创伤外科副主任医师肖学军从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手中接过队旗,满怀激动地说:“行医一生中能得到这样一个代表医院援藏的机会,就是我最大的满足和骄傲了。”

肖学军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黝黑的皮肤,爽朗的笑容,眼神明亮而纯净。当接到此次医疗队援藏报名的通知时,他第一时间就到外科部报名,最后光荣当选为医疗队队长。每每问及肖学军参加援藏工作的初衷,他总是憨笑:“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就是想为援藏工作做点贡献。”人们常说,平凡的人总会因为一些看起来平凡的事情而耀眼,作为一名医生和党员,肖学军始终把敬业奉献放在心上。也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肖学军开始了长达255天的援藏工作。

克服困难,整装出发

肖学军副主任医师是家庭的主心骨。妻子是一位人民教师,有一个正在上二年级的儿子。肖学军援藏将近一年,意味着照顾家庭、小孩、老人的重担全都压在了妻子身上,可她没有半句怨言。谈到这个,肖学军歉疚地说:“妻子身材虽然娇小,但却很坚强。为了支持我的工作,再辛苦也承担下来了。”医院领导对此十分关心,事先就了解了肖学军的家庭情况,给予了肖学军家人极大的支持,消除了肖学军的后顾之忧,让他能够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援藏工作中。每逢过节或者放假,医院领导都会组织去探望肖医生的家人,创伤骨科张光明主任、谢青梅护士长也对肖主任说到:“老肖,你放心工作,家里有啥事我们包了!”正是因为有这么有力的后盾,肖学军才能够安心地开展援藏工作。另一方面,西藏的气候、饮食、语言、生活习惯与广东有很大的不同。肖学军到达援藏地点――西藏东南部的林芝地区后,迅速克服了时差带来的不适,习惯了当地的饮食,适应了藏区高海拔的气候,以良好的身体状态和饱满的精神投入到林芝地区的医疗工作。返穗后,当问起藏区的饮食时,肖学军笑笑说:“虽然吃不习惯,但还挺怀念的。”

走进西藏,传播技术

有人说,西藏是神秘的。藏族作家阿来则说,要走进西藏,“首先要走进的是西藏的人群,走进西藏的日常生活。”对于肖学军来说,援藏工作,跟游客来西藏探索当地奥秘,感受自然美景截然不同。在林芝地区人民医院中,肖学军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广大的藏区人民服务,真正做到“走进西藏的日常生活”。他坚持每天参加科室的查房,为门诊介绍来的病人细心会诊。林芝地区的医疗技术和医疗理念相对落后,他就将自己的工作经验毫无保留地与当地同事分享。特别是在一些日常的诊疗中,肖学军注意规范当地的常见病和多发病诊疗活动常规,帮助完善医疗工作程序。从手术的洗手、铺单开始,到手术切口的选择、爱护组织的理念一一传授给同事,还把自己接触到的较先进的骨科诊疗理念与同事们分享,大大提升了当地医疗卫生的服务与技术水平。

在藏期间,肖学军参与了科室所有的骨科手术,总共主刀了200台手术,平均每周手术57台,对每一个病人都详细了解情况、查体,并为他们设计手术方案,夜间急诊也随叫随到。肖学军凭借高超的医疗技术和细心负责的服务态度,不仅获得了同事们的敬佩,而且在群众中有着极好的口碑。有位病人在做完手术治愈后,非常激动,由于语言上的不通,还找到了肖医生的藏族同事,向肖学军表达了感谢之情。

作为援藏医疗干部,肖学军完完全全把自己融入到援藏的工作中去。特别是在“技术援藏”上,他留意到当地骨科手术较为落后的“AO”理念,手术方式也多采用“大切口”,有些手术在当地还没有开展。于是,一方面利用工作之余,积极和当地的同事交流,组织了多次诸如“MIPPO结合锁定钢板系统在四肢骨折中的运用”、“床上后大段感染性骨缺损的分型及一期修复”等针对性很强的专业课题讲座,给科室医务人员传授新知识、新技术,提升了科室整体医疗的业务水平。另一方面,他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开展了多项新手术,如“桡骨远端骨折掌入侧钢板内固定”、“股骨头骨折切开复位可吸收螺钉内固定”,都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治疗效果,填补了当地医疗技术上的空白。

除此之外,肖学军还充分利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资源优势,积极为援藏工作牵桥搭线。而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也大力支持国家的援藏工作,不仅组织了多为专家赴西藏林芝地区人民医院进行学术交流和学术讲座,还无偿捐赠了一批动静脉脉动系统治疗仪等价值20万元的医疗设备,极大地提升了当地的救治硬件水平。市一的大力支持,让肖学军非常感动,他说:“市一是一所百年历史的老牌医院,我能成为它的一员,我非常自豪。”

“只要不停,总能到达”

提到大峡谷营救,肖学军说:“这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八天。”429,两名驴友在进入穿越西藏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时,遭遇雪崩,两名随行的背夫当场死亡,两人重伤。一名向导和一名受了轻伤的驴友走了44夜,才把求救消息送出去。作为骨科专家的肖学军成为第三批救援人员,临危受命去拯救伤员。

这完全是一起突发事件。从被通知到临近大峡谷的米林县接待伤员,到临时组成救援队员入谷救援,一切都来得迅速而突然。中央电视台、地方台都在直播这场牵动全国亿万人心的救援,肖学军正是其中的一员。由于前面出发的两批救援人员入山后杳无音讯,肖学军所在的第三批救援队伍立刻出发。大峡谷是无人区,山岭崎岖,极其危险,而且电话不通。肖学军简单准备,就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22人的救援队中有当地的老百姓,有武警,有警察,也有医生。全队出发时首先要克服的就是负重问题。肖学军等两名医生虽然负重最轻,但也有30斤重。承载着这样的重量,要在渺无人烟、坡陡地滑的深山老林里快速行走,可想而知有多么艰难!

大峡谷中天气多变,晴雨不定。在湿滑的石头、倒伏的树干上前行,已成为救援队的常态;在坡度达八十的山坡攀爬几个小时,也成为救援队的必须。白天,肖学军一行就在天刚亮时匆匆前行,寻找前一批救援人员的踪迹;晚上,他们就吃着罐头、糌粑,睡在冰冷的石板上,翌日又赶紧踏上救援的道路。尤其到了后来,越进入大峡谷深处,遇到的困难就越多:食物紧缺,山坡甚至已成90度的陡度,多变的气候……事实上,就是正常前行都非常吃力。而肖学军的救援队伍,一天要走上12个小时。肖学军说,当时“我的两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只能在地上拖动。人像梦游一样,身上的树枝也无力拨开,任由它划在脸上、胳膊上。”救援队伍也由最初的22人变成9人,一部分人先行撤离。由于没有得到伤员获救的消息,剩下的9人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翻过一座一座山,直奔伤员所在地。直到了入山后的第六天,肖学军所在的救援队伍才获得消息,伤员已经救出,要求他们立刻原路返回。

肖学军说当时心里“既高兴又惋惜”,高兴的是伤员成功获救,惋惜的是自己没能亲自营救到伤员。由于食物的短缺,救援队伍决定抛掉一切东西,只带一天口粮,轻装赶路,两天回到离大峡谷最近的加拉村。这意味着,肖学军一行,要在两天的时间里,走完之前花了近六天的路程!

两天后的1655分,疲倦不堪、伤痕累累的肖学军一行到达加拉村。事后,问到肖学军是如何走出山谷,他笑着摇头:“没有时间概念,没有任何想法。只要不停,总能到达。”在返程中,肖学军还差一点就跌入山谷之下,幸好同行的老乡托了一把。就是在这样的生死考验中,肖学军怀着“只要不停,总能到达”的信念成功出山,虽然由于客观原因没能接到伤员,但还是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肖学军在八天的大峡谷救援中,他所展现出来的坚强意志和救死扶伤的决心,深深地感染了我们。回到林芝地区人民医院后,他又迅速地投入到医疗工作中,没有丝毫不满。肖学军说过,他以自己是市一人为傲。而市一也以有这样的医生为荣。

肖学军的工作受到了当地政府、医院与人民的赞誉,被林芝地区卫生局评为先进个人,医疗队被评为先进集体。返穗后,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特地为肖学军准备了简单而隆重的欢迎仪式,并为他作了全身的健康检查。肖学军说,人生中参加了援藏工作,还经历了生死一瞬的大峡谷,感觉看东西都通透许多。他总结到:“首先,援藏工作真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其次,西藏的确是一个好地方;最后,我还是想谢谢市一,这里是我的家,我出发和继续圆梦的地方,毕竟只要不停,总能到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