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穿越戈壁高原 -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爱,穿越戈壁高原

发布时间: 2013-07-22 08:11:1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兼职日赚300   浏览次数: 次 

“叶璐,这是一份迟到的生日礼物,它会走过千山万水到你手中。祝你生日快乐!”视频里,一个清瘦的男子,双手捧着一个精美礼盒,深情说道。紧接着,一个3岁女孩欢快地跳入画面,右手举着一块生日蛋糕:“妈妈,祝你生日快乐!”话音未落,小女孩突然用左手揉起了眼睛,欢快瞬间变成了抽泣:“妈妈,我想你!”

 

秀丽的叶璐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热泪盈眶。我们站了起来,但没有人说话。意料之中的情景,却在每个人心中掀起波澜。

 

从新疆喀什到西藏林芝――一段3分钟的视频,辗转万里,抵达目的地;一份生日礼物,历时30天,穿越戈壁高原,串起一个美丽的故事……

 

拍下一段真情,模糊了我们的双眼

 

今年暑假,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组织“‘我行我动’喀什、林芝深度采访行”社会实践活动,先后奔赴广东对口支援的新疆喀什和西藏林芝两个地区采访。73日上午,我们来到喀什地区疏附县人民医院采访广东省第六批援疆工作队队员、该院副院长徐波博士。因为同是来自广州,我们见到徐波感到格外亲切,采访非常顺利。

 

快离开时,徐波悄声问我:“您能帮我带一样东西给我爱人吗?”我一时愕然。

 

“我爱人叶璐援藏在林芝,刚过生日,我给她准备了一份礼物,想请您转交给她。”

 

“但我们还有20多天才能到林芝呀!”

 

“如果邮寄,从新疆喀什到西藏林芝,差不多要两个月呢。”徐波轻声说。望着徐波不经意的回答,我不由一时语塞。接过徐波早已准备好的礼物,我突然觉得沉甸甸的。

 

作为医疗技术人员,援疆、援藏的时间为一年半。徐波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科医生,去年2月来到疏附,现在即将返回广州。叶璐今年2月从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到林芝援藏,还有近一年的时间。夫妻俩已大半年没见面。夫妻同时援疆、援藏,并不多见。这份礼物,承载着怎样的牵挂和深情?

 

带着礼物回到驻地,我把这事告诉其他老师和同学,大家都被感动了,纷纷出主意:何不用我们手中的摄像机给徐医生拍一段视频,温暖他远方的爱人?

 

我立即把这个想法电话告诉徐波。他有些意外,但听得出也很激动。第二天下班后,徐波来了。从疏附县医院到我们驻地有30多公里,带着一身疲惫,徐波坐到摄像机前,却不知从何说起,拍了三次,都无法完整。

 

“对不起,我有些激动,想说的太多。”徐波有些歉意。

 

同学们便你一言我一句,和徐波聊起天来。

 

“您上次见到叶璐是什么时候?”

 

“半年前。”

 

“您爱人生日时您都送礼物吗?”

 

“没有啊,过去在一起,觉得很平常。”

 

“这次有什么不同呢?”

 

“太多歉意了。她第一次远离家门,三岁的女儿是她最大的牵挂,每次通电话说到女儿,她就有说不完的话。”徐波眼圈开始发红,“昨天你们说要给我录视频,我和女儿通了电话,女儿说要一起祝妈妈生日快乐。”

 

这段两分钟的视频,在对话中悄然完成,饱含了徐波对叶璐的深情。一段真情,同样模糊了我们的双眼。

 

一腔父爱,流淌在戈壁的大地

 

720,徐波打电话告诉我他将返回广州,并准备回老家湖北孝感看女儿。我告诉他,已安排将赴林芝采访的王宝龙同学,随同他去拍摄他女儿的情况,到时把视频一起送给他爱人。

 

宝龙后来告诉我,一天的拍摄中,最让他感动的是徐波与女儿之间的感情变化。父女俩一年半才见了两次,三岁的女儿对父亲已经有些陌生,怎么也不肯喊爸爸,徐波给她礼物,带她去小店买最喜欢吃的甜饼,她都躲在一边。

 

“这一年多,楚楚都是和爷爷奶奶一起,和我们生疏了。她今年春节后患中耳炎,发烧5天没退,天天打针,现在看到我这医生爸爸都有点怕了。”徐波介绍。

 

徐波很喜欢孩子,也是个非常细心的人。在疏附县医院,有维吾尔族小朋友来看病时,徐波会先和他们玩一玩,甚至把准备好的玩具送给他们。他还资助了两个曾经在这看过病的贫困家庭的小学生读书,节假日经常带上文具去孩子家看望,和他们建立了很深的感情。这次离开疏附时,两个小朋友都甜甜地叫他“爸爸”。可是,今天面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徐波一直没听到喊“爸爸”的声音。

 

突然,楚楚说:“我要妈妈。”徐波一听,心里有些发酸。他拨通了叶璐的电话。一听到妈妈的声音,楚楚开心了。不知妈妈用了什么办法,楚楚一会就对爸爸言听计从了,拉着爸爸的手,买了玩具,买了她喜欢吃的甜饼,不过还是不肯叫“爸爸”。

 

后来得知,叶璐在电话里对女儿说:“爸爸完成任务回来了,不离开你了,你听爸爸的话,就能和爸爸一起回广州了。”

 

这一年多来,一家三口三个地方。叶璐援藏后,奶奶把楚楚带回了老家。楚楚一时无法适应,小病不断,天天闹着要爸爸妈妈。徐波只好在电话里吓唬楚楚:“爸爸这里是戈壁,风沙大,妈妈那里是高原,缺氧,你来了,天天要打针的。”孩子把“天天要打针”的话记在了心上,从此一说起爸爸就哭:“我不打针。”

 

突然,楚楚转过身来天真地问徐波:“爸爸,妈妈说不要给我打针了,可以回广州了,是吗?”

 

徐波恍然大悟,紧紧地一把抱住女儿,在微笑中,泪花紧紧贴在楚楚的脸上。

 

共织一篇童话,升华起永恒

 

81日,我们抵达林芝。8410时,叶璐做完一个手术后,终于如约来到我们的驻地。她一时不明就里,端坐着,随着视频里丈夫和女儿的出现,那一声声亲切话语传来,叶璐用双手久久地掩面。

 

我把徐波托带的生日礼物递给叶璐,她双手接过,颤声说着“谢谢”。“不,要谢谢你、你们一家,谢谢所有援藏、援疆的队员们。”我由衷地说,“你们无私奉献,付出太多。”

 

“广东援藏援疆已经17年了,我是刚来的,做的还微不足道。”叶璐平复一下心情,诚恳地说。

 

“你适应了这里高海拔缺氧的生活吗?”一位男同学问。

 

“林芝平均海拔3100多米,从医学角度说,确实对身体有影响。但我们在这里时间不长,大家都希望在短暂的时间里,用自己所长,做点有意义的事。‘缺氧不缺精神,海拔高追求更高’,是我们援藏队员真实的精神面貌。”

 

“你下班后做些什么呢?”一位女同学问。

 

“高原不宜多运动,我们都尽量不外出。我平时在宿舍看书多,也喜欢摄影,偶尔会去拍拍风景。”叶璐说,“我还给女儿写日记,虽然照顾不了她,但我想把我的感受和她的变化记下来。我也经常收到徐波寄来的明信片,争取每次都回他信。”

 

“多久可以收到徐医生从喀什寄来的明信片?”

 

“大约两个月吧。”叶璐脸上泛红,“他差不多每个星期都会寄,但我现在最近收到的,是他六月份寄来的。”

 

“明信片成了你们的期盼?”

 

叶璐大方地点点头:“我们把各自拍的照片做成明信片,每次看到心里都很甜。共同的事业追求和生活磨炼,确实考验了我们的婚姻爱情。”叶璐神情真切,“援藏援疆作为国家战略,我们都能参加,很幸运。人生虽然漫长,但这样的机会不多,我们都很珍惜。”

 

叶璐真情的表白,深深打动了我们。

 

鸿雁传书,在今天这样一个网络时代里,似是编织的童话,而这个童话真实地发生在徐波和叶璐这对援疆援藏夫妻的身上,是如此真切美丽。纵隔千山万水,虽要长久地等待,一张张明信片,成为他们最坚固的情感纽带。这份寄托,这片深情,穿越戈壁高原,跨越时空地域,把他们紧紧地连在一起,让爱永恒。

 

原文转载自 人民日报 2012年09月24 电子版链接http://www.people.com.cn/h/2012/0924/c25408-1721587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