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微知著 用心护理 -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见微知著 用心护理

发布时间: 2013-07-22 08:08:1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兼职日赚300   浏览次数: 次 

呼吸内科  吴莹

市一对我来说不只是我工作的地方,它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了我一片栖息之地,一个充满了温暖、关爱、像家一样的地方,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意味着爱!

在市一工作的第一天起起我就再也没有离开的念头,因为我走进了内科这个温暖的大家庭。在这里虽然每天都是紧张的、繁忙的,但是我的内心却是充实的。我深刻的记得那时我们人员紧缺,一个人要完成本来应该2个甚至更多人该完成的工作,更记得那时我们时常一个人面对静悄悄却又危机四伏的夜晚……,但是自从医院开展创优病区工作后,我们的工作模式得到了改进,让病人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也让我们的燕尾帽在病人眼里变得更加美丽。

首先我们完善了层级护理,分级管理患者。我的工作岗位是初级责任护士,我的职责是做好每一位患者最基本的生活护理及治疗。也许在他人看来很不起眼,但是这一个“看着不起眼的工作”拉近了我和患者的关系,这个“看着不起眼的工作”让我明白了病痛给患者和家属所带来的痛苦,这个“看着不起眼的工作”让我发现了我也是被需要的。作为独生子女的我,这时发现了原来我也有我的价值,不再是一个时刻需要人照顾的小女孩。每每看到病人在得到我的护理后,露出轻松、舒适、满意的那种表情的时候,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哪怕当时我从上班到下班忙得都没有时间去厕所、没有时间喝水、没有时间让自己的脚步停下……;哪怕累到下班坐下来休息会儿的时候,却发现一坐下却站不起来的那种疼痛的感觉……,然而之所以能让我坚持下去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我的价值所在。

其次我们实行了管房,分管床位到个人。自那以后我觉得自己工作更加有目标了、更能让病人及家属感到放心和满意了。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次处理痰液阻塞气道的事情。记得当时我巡房时发现一个阿伯被痰块塞住了气道,憋得一脸通红,由于自己的身体偏瘫无法动弹。我见状立刻让阿伯侧卧并用力拍打背部,抠出了那块痰痂,阿伯顺了口气,同病房的病友也同时松了口气。事后家属在得知事件发生经过之后找到我说:“姑娘,谢谢你救了我爸爸。”那一刻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真的做到了,我也可以用自己所学到的东西救人了。阿伯出院后托同房的病友转交了我一个信封:信封上歪曲却整洁的字体写着:烦交吴莹,34床黄伯。当我见到信封的时候我的内心深深的被触动了,眼泪流了下来。因为感动、因为自豪、因为这是病人对我的肯定。每当我感到没有动力前行的时候,这个信封也就成了我的强心剂。

然后是我们合理的编班,记得以往我们一个人夜班的时候总是顾此失彼,存在很多隐患。但自从实行了双PN这样的值班制度才让我们避免了更多的安全隐患。就因为这个合理的编班也使我避免了科室被盗和患者走失这样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一次是恰巧我值夜班,遇见小偷扮家属实行盗窃的事。在这之前我可从来没有想像过戴着口罩去指认小偷是怎样的场面。虽然那一夜胆战心惊,但是我很自豪,因为我保护了我的病人。另一次是避免了患者走失,记得那时夜班当我们紧急抢救患者的时候,邻床的一位老年痴呆患者竟然自己悄悄的走出了病房,好在我及时发现,及时将患者带回病区才没有造成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

最后我们的人力得到了支援,我们可以给病人更多的照顾,不再是忙完固定的工作就再也没有时间去关注我们本应该关注的重点病人。记得我们那时收了一个从ICU转下来的“特别”病号,为什么说特别病号呢,因为当时那个阿伯全身重度感染、肾功能衰竭、昏迷、气管切开……,几乎没有人觉得阿伯能够好转。转下来的时候仍然频繁抢救。在入住我们科之前他轮转了3个科室,到我们这里已经是第四个了,而且在每一个科室家属都要求复印所有的病历,哪怕我们吸痰、鼻饲、翻身……无论我们做什么,家属都会拿小本记录下来。可是我们并没有因为那些而感到害怕和艰难。在主任和护长的带领下,我们所有的人都积极的展开了工作。记得每次做任何操作前我都会先和阿伯说几句,不管他听不听得见,我只是不想让他感到害怕。每次巡房都不忘看看在一旁守候的年迈的奶奶,也就是这个阿伯的老伴,熟悉了之后我才知道最不想放弃的人就是这个年迈的老奶奶,也许被他们的亲情或是爱情所感动了,我每次在护理完阿伯之后总是不忘关心一下这个坚强而又脆弱的老奶奶。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在大家不懈努力的工作下阿伯的病情竟然好转了,在他睁着眼睛望着我们时候、紧握着我们手的时候,我知道虽然他不能表达自己的心意,但是我想我们都能够明白。阿伯终于可以出院了,我看着阿伯家人的笑脸,觉得这就是我们辛苦换来的最好回报。许久之后听护长说,阿伯家人在街上碰见科室同事还深深地举了个躬,听到这件事我觉得心里暖暖的,我想这也算我们真的走进了患者和家属的心里吧。

在实行创优病区这短短的半年内,我发现原来我收获了如此之多。我知道自己的专业知识还不够丰富、自己的操作技能还不够熟练,但是我愿意尽自己的所能去学习。因为每每见到我们科室那些黑着眼圈、带着大大的眼袋、不能决定自己的体位、不能控制自己的呼吸、不能进食、只能躺在那听着各种监护仪器工作的声音、独自忍受着孤独、恐惧和痛苦的病人的时候,我觉得我就应该在这里。虽然每天面对的都是疾病和死亡、虽然我也知道我和其他行业的人一样,在遇见这些的时候内心同样感觉痛苦。但是我依旧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依旧会守护那些孤独恐惧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