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对生命的信仰 -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来自对生命的信仰

发布时间: 2013-07-22 08:08:18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兼职日赚300   浏览次数: 次 

从人之初到人之末,踏出的每一个脚步,可能雄健地走向成长、成熟、希望甚而辉煌;却也可能痛苦地体验病痛、衰老、失望甚至陷入绝境。

最近,我正在学习摄影,看了很多关于摄影的文章,认识了很多热爱摄影的人。《生命的肖像》这本书讲述的是摄影师瓦尔特.舍尔斯和他的同事在德国临终关怀医院用相机和录音机陪伴那里的人们走过他们人生最后的日子,从他们那里了解有关生命和死亡。瓦尔特说:接到这个工作时,我是恐惧的,走进这里就意味着放弃一切希望。而事实上,出乎意料的是,临终关怀医院更该说是一个保护最强烈希望的安全之所:希望多活一些时候,希望生活的质量高一些,希望死亡来得干脆温柔一些,或是希望死亡不是一切的结束---这些愿望都是完全可能实现的,或者至少不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

瓦尔特的感受改变了我看待生命的眼光,让我爱上了摄影。我不擅长用语言表达心情,不善于诉说那映在眼中的瞬间感动,当快门闪烁,记录生命的那一刻,我有一种心若芷水般的宁静和天高云淡般的空灵。在光影折射的图像里,我看到的是生命的坚强和希望。身穿白色护士服,头戴燕帽,手捧着蜡烛向南丁格尔宣誓的时候,我已经深刻地认识到,接下来的人生我将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奉献给我身边脆弱的生命。然而,此时,我更加尊重生命。

当根特太太握着瓦尔特的手说:您得呆着这,我不想在您走开的时候死去。我不经想到了几个月前我科一个过世的透析病人。她没有结婚,没有小孩,孤独地走过了70个年头。她的亲戚早已放弃了治疗。那天,她的病情突变,我转身准备找医生时,她用她无力的手搭在我手上,虚弱地说:姑娘,我不让你走。我鼻子一酸,握紧了她的手,从开始抢救到宣布临床死亡,我没有松开过,她手里的温度传递到我心里,我想她是没有痛苦地走的,我仿佛看到了她脸上的微笑。就像瓦尔特镜下根特太太安详的样子。

不知不觉,工作已经半年多了,每天,我们都在做同样的工作,重复同样的动作,一切的欢笑、泪水竟然相同,没有辉煌之处,浑然不知地穿梭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中。然而,我们不必感叹平凡,当病人在我们的护理下对生命重生希望的时候,当家属握着我们的手充满感激泪水的时候,当他们对我们说谢谢。我们真正地笑了!无数个平凡的日子组成了我们多彩的一生,无数个平凡的日子完成了病人的健康之梦。而我,正在享受生命带来的那一份宁静的美丽,享受生命的另一番情趣。

    面对生命,我只是个虔诚的信徒,对生命充满信仰,只想更加努力的守护每个仍在坚持的灵魂。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段冰心老人的话: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枝拂叶的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哀。爱在我们心中,只因对生命的信仰!